【痛心】敬你是教育前辈你把留学生当什么

时间:2019-05-23

  

【痛心】敬你是教育前辈你把留学生当什么

  我心里咯噔一下,问家长,您之前有在网上搜过学校情况么?家长不假思索地说,搜了,网上说就是野鸡学校。我卡了一下,追问家长,那您准备让孩子去么?家长顿了顿,“这不是还在看,也想听一下你们的意见,毕竟你们在美国,更权威。”我也没拐弯抹角,直接说,“我不建议孩子去,我接触过很多在洛杉矶迷失的高中孩子,我的触动很深刻:每每接到电话里那些家长百感交集的叹息,我都能真切感受到家长对让孩子来读野鸡学校有多后悔。”摆事实讲道理,我真心希望家长能够听取我这个“看着好多孩子的过来人”一点真诚的建议。

  抱着沉重、担忧的心情,我和家长讲了学校的情况。让我吃惊的是,家长告诉我,中介只给孩子申请了这两所学校。这意味着,孩子没有选择,只能去这两所的其中一所读书了。

  我已然很庆幸,小a的妈妈真的是很负责任的家长,一点一点地问,我所给到的建议基本都认可并接受了。在被中介坑了一次的情况,她还是选择相信了我们。但此时的我却有点彷徨,我突然对我们的服务也产生了担心。我突然想不通了,真的有好多好多的想不通,脑子里乱成一团,于是给在美东已经是深夜12点的资深老师打了个电话。我问她,我们到底是不是可以帮到孩子?我们的服务真的比国内这些所谓的中介强么?如果不能,那我们和黑心中介有什么区别?老师走出房间怕吵到已经睡了的老公,耐心的跟我说,

  我们的服务真的比那些所谓的中介强么?如果不能,那我们和黑心中介有什么区别?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家长想这些、考虑这些难道不是应该的么?中介们,你们居然能这样反问家长的担心。你们没有孩子么?如果是你们在经历着这个家长经历的一切,你们真的可以不去考虑她在考虑的这些问题么?你们不理解就罢了,接下来的每天居然还一个劲地催家长要快交钱,说什么过了5月1日就不可以申请了。一个劲催,搞得家长又紧张又很纠结,拼命跑来求助。

  我听完以后,瞬间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坦白说,这一刻我对国内部分家长的价值观产生了很大的质疑,家长可以对自己的孩子如此的不负责任么?小a的家长说,很多国内的家长都觉得孩子送出来就可以了,这样就能和亲戚朋友们说我孩子在美国念书,至于念成什么样,大多数人都不会深究。

  其实我能真切地感受到家长的纠结:她既不甘心已经付给了中介的前期费用,又不甘心让孩子去那样不靠谱的学校,但同时,又在迟疑要不要选择我提供的推荐方案,如果失败了该怎么办?但我不明白,到底问题出在哪,明明推荐给家长的学校比国内那家黑心中介推荐的学校好千万倍,但是家长一样会犹豫。家长还告诉我,有一位和她一起申请的家长,已经准备去中介交钱了,因为中介给家长明确承诺,不会劝退孩子,不管孩子成绩差成什么样子。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本以为家长已经开始重新思考孩子的前途,一天早上,家长却忽然非常着急地发信息问我要学校的信息、费用。接下来几乎每天一早,我都会收到家长的信息。细聊一下,原来是国内中介机构在催着她交钱。

  ,厚仁教育资深高中专家老师。在经历了对她来说极不寻常的一天后,她忍不住写下了这篇五味杂陈的感想。在这混沌的现实世界里,我们好想大吼一声:比起中介,我们更想做桥梁;比起生意,我们更想做教育!

  不管国内的黑心中介怎样对待孩子,我只是再次坚定决心,所有经过我手的孩子,我一定会认真负责地对待他们当中的每一个人,他们的信任与期待,我辜负不起;我和我们厚仁团队的努力,不负责任的黑心中介高攀不起!我要让那些无良的中介机构知道,他们做的事情有多错,他们毁掉的孩子的人生,一辈子都偿还不起!我无法阻止孩子、家长去选择那些中介机构,但是经过我手的孩子,我都会尽自己最大努力照顾好他们。只因为我也曾只身一人来到美国,带着父母的牵挂,自己对这个新的世界的惶恐,与好奇。我想说,孩子们加油,家长们加油!我们在美国帮你,我们在美国等你!

  现在是美西时间凌晨0:39,放下手机,心情有些沉重,决定还是要写些什么来抒发一下内心的憋闷。对于热爱教育行业的我来讲,今天是我经历的格外漫长的一天:好多的疑惑、不解、无奈,却又不知这些莫名复杂的情绪究竟从何而来。

  一天晚上,在我开车去机场接朋友的路上,我给一个想要咨询学校的家长打了电话。这位家长之前在国内找了中介,给即将出来读9年级的孩子小a找了两所学校,想要美国厚仁来帮忙做个鉴定,帮他判断下学校的优劣。其实当天下午拿到学校名字时,我愣了两秒,整理过大量美国院校资料、处理过大量学生案例的我,完全没听说过这两所学校,我一下子有些紧张,怀疑它们是不是什么不正规的学校。我赶紧调出了公司内部完整的学校信息库,并去几个专业的渠道多方核实:事实证明,这两所学校就是传说中给钱就能进的水校。

  高中孩子过来读书是很繁琐的事情。通过历时将近1一个小时的解释,我终于把家长担心的,学校要求的,我们需要做的,每一个环节都认真地解释了,孩子家长也觉得确实不该让孩子这样委曲求全、自毁前途。在家长告诉我要和家里商量下接下来到底怎么选择后,我稍微安心地挂掉了电话。我像往常一样把咨询学生的情况回顾了一遍,便没有再多想。

  “我们可以做什么?我们能做的是,看到前面是火坑,在这个时候拉家长和孩子一把,让孩子别往里跳。我们能做的是,用我们做教育的良心与热情让每一个在美国的中国孩子真正得到帮助和提升;我们能做的是,让家长放心,让孩子健康成长;我们能做的是,给孩子一个在美国的美好开始,一个开心过程,一个圆满结果。”

  我眼睁睁看着好好的孩子去了不负责任的学校开始吸,结交社会朋友,逃课,拒绝和家长老师交流;我眼睁睁看着家境殷实的孩子,来美国四年了英语还说不利落,每天和富二代又不学无术的朋友一起浪,而所在的野鸡学校也根本不管,我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却无能为力无可奈何。因为到了那个时候,我和厚仁团队能做的并不多。我们只能是无奈。但是,我不曾想到,我竟然还要眼睁睁地看着一些孩子进入少数族裔占超过50%学生人数的野鸡学校,随时随地担惊受怕学校会不会突然倒闭或被FBI抽查,我简直不敢想象他们1年后的样子,4年后的样子。

  当家长拿着搜集到的学校的严重问题去质问中介时,中介居然理直气壮地说:“你不让孩子去试试怎么会知道不好,你怎么顾虑这么多?”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奥门金沙网址